fresh柚 新鲜出炉

小心脏dokidoki

“玩”一辈子的大男人

沙皮一狗:

D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大男人,十几年前和我们一起混某吸血鬼圈子,那会儿全国没几个安妮赖斯粉,他以摄影发烧友的身份,却喜欢吸血鬼,挺特的。


他搞设计,拍商业摄影,买黑胶唱片,带五颜六色的爆炸头假发,有时候在郁闷和感情之间会用刀片自残,总之活着就像一直在玩。后来从一个城市玩到另一个城市,还是觉得C城好,就呆回去了。他其实并非漂流,相对还是挺稳定,但一交谈,就总是有种在流浪的感觉。C城这个很容易活得自在的城市果然是合适他的。


有一阵子他迷lomo,他后来用lomo混出了一点名气,足够让我在我们这里的报纸看到他们那里的专访。我以为他会在这个爱好上商业下去,弄出份家业,可他仍然在玩,自己做针孔相机(他是最早玩针孔的那一批人),拍好多先锋概念的东西。你会觉得他和豆瓣上那些文艺男青年挺像的,但他从来不是小清新。你想看一个玩文艺范儿的人是不是在装,和他对比一下就清楚了。


比如他爱上喝茶,每年收藏普洱,有一年突然说:今年的普洱不错!于是就特特给我邮过来一块生饼一块熟饼。他邮的是大益的,玩茶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喝大益,人家都要弄出个不知哪个犄角旮旯的冷门给你炫,但他就那样老老实实地说:今年的大益很好。


我们不常联系,有阵子甚至互相找不到了,于是迂回一圈又重新建立了联系方式,于是我知道他领养了一个孩子,有个不准备结婚但会腻在一起一辈子的女友。我问不结婚孩子怎么上户口,他说上在女友姐姐家了。


后来他开始做手工皂,做得很认真也很漂亮,然后准备拿出去淘宝,这样可以有更充裕的理由玩下去。他还说要养苔藓,直接去青城山上挖,看样子他是不准备玩小资,弄得是就是荒郊野外随处可拾,很便宜的东西和很贵的东西放在一起,而且用手边的乐趣。


玩得最贵的是手串时代,原因也无它,女友喜欢,于是就边玩边卖。他拍了样片给我看,我说看着太萧条,现在都要精致范儿的,你这种冷。后来看他的后期,加了禅茶的粗犷意境,更冷了,也不知卖不卖出去,反正玩得蛮开心。


再后来,他居然搞到了一个工作室,挺大的一块地方,他高兴坏了,叫着和我说他马上就要辞职去做喜欢的东西。我问他喜欢的是什么,他说反正不是现在的东西。后来好像也没辞,但几天后给我看很可爱的一个罗汉头像。灯光打得颜色不真,看上去倒挺润的,我问:蜜蜡?他答:橄榄核。


从那以后他一直在迷用橄榄核雕罗汉,各种表情的,每次刻完一批,就发照片给我看,刀工是很快的从生涩到专业,表情喜怒哀乐越来越细腻,最后他把那些表情做成了手串,自己带了。就再没照片。是不是这次的玩已经结束了?


我知道我不应该说他玩了一辈子,因为他的未来人生还剩半辈子没有检验,也许有一天突然累了,玩不动了,就偃旗息鼓,变成泯然众生了。没有太多积蓄,没有太多成就,没有太多前途。那时候,会有人说——


看,那有一个屌丝。


你知道屌丝的人生有多少个切割面吗?

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fresh柚 新鲜出炉沙皮一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酱仙沙皮一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屌丝的切割面